千千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女相脱俗计划》

千千看书网(77kshu.win)

首页 >> 女相脱俗计划 () >> 归家者遭遇波三折 静观客生计做好人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77kshu.win/130591/

归家者遭遇波三折 静观客生计做好人(1/2)

一个王朝的巩固需要一类人,同样的,一个王朝的更迭也需要一类人,他们深受掌权者倚重,家族内人才济济,文有治国栋梁,武有虎将护国。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并不是什么家族荣耀长久发展,而是统治者的意愿,他们将一生献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而人们都习惯将这类人称之为“脊梁”。

如今的亭林于氏,在北魏王朝便是这种存在。

而方才大路上过来的那个穿白衣的年轻男子就是这亭林于氏现任家主于季方的独子,于不寐。据说这个于家世子年纪轻轻在佛法上的造诣就很突出了。

凰琊来京之前,祁钰曾详细地为她梳理过如今朝堂之上各大贵族之间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凰琊抠抠手指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只有说道这个于家时,她的眼里才闪过一丝难以捉摸地光亮,仿佛一下子就提起了兴趣。

原因无他,只因这亭林于氏还出现在另一个地方,那就是祁钰给她列的那“京城中不要招惹”的名单之中,最重要的是,他于氏一门中,就有两位在这一名单之列。

就在于不寐出现前不久,凰琊还是一脸散漫地斜倚在这四兄弟所在的那个破庙旁的一颗树上,手上百无聊赖地拿着一株不知从哪找的狗尾巴草,而这株几乎遍布洛阳城各处的狗尾巴草正在亵渎着当今出世圣医的那只灵兽。

而青木兰的这只金哥瞪着眼睛,嘴中红信狂吐不止,四肢不停地在空中乱舞。

要知道,这流金蜥本就是千年难得一物,再加上为它赋予的医学上的意义,这只金哥也完全可以担得起“灵兽”二字。放眼华夏,敢这般对待这只灵兽的,也不过凰琊一人而已。

就在凰琊捉弄金哥起劲儿时,前边破庙中有人走了出来。正是身负奇门异术的四兄弟。是以,凰琊跟着他们来到了这西岭,照现在这结果来看,倒是也不负此行。

凰琊一边揪着金哥的前足把玩,一边向那边看过去。

只见玄衣璀璨的楼伏连对着白衣翻袂的于不寐就扑了上去,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地被挡了开来。

“不寐啊,你就是这样对待特意在此等着你的好友啊”

你要是再晚来一步,我就被这些毛头小子给整得不成人形了”

楼伏连看于不寐毫不给他面子地将他推开,顿时双手捂着胸口煞有介事地凄怨道。

一旁的于不寐深知自己这位好友的性子。一般遇到楼伏连这般胡搅蛮缠时,他的反应都是能淡就淡,不然还会有更为可怕的状态会出现在眼前。

毕竟,撇开于不寐清冷避世的性子不说,其实对于一个人最好的回应唯“沉默”二字而已。

果然,楼伏连一边捶胸皱眉还不时挤眉弄眼偷看于不寐的反应。意料之中,他并没有在自己的这位好友脸上看到什么能让自己精神一振地反应。

“我都差点让这些兔崽子给整地见不到你了,您还不行行好给个反应?”楼伏连恹恹道,一边说一边还咬牙切齿地指着铁网中的少年。

“你没有吃亏。”于不寐淡淡地看了看那边铁网中还蜷成一团苦苦挣扎的少年,又拿眼神睨了一旁衣衫整齐倜傥fēng_liú的于不寐,他要表达的那意思,不言而喻。

这楼伏连确是没有吃亏,相反,他还玩的甚是开心。凰琊从始至终目睹了这楼家家主“扮猪吃老虎”的过程。

方才这四兄弟只是照常出来碰碰运气,通过这几次的观察,凰琊已经发现了他们几乎专挑富人出手。可巧儿,这四人刚出动便遇到了一个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散发着贵气的男子,更巧的是,荒郊野岭的,这一身玄衣通身贵气的男子还是孤身一人。

一切都这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伴随着那男子的一声惨叫,狩猎开始了!

率先发力的是掌“倾覆地”之法的老大,从身后偷袭一招就中,且来势汹汹,而那边的玄衣男子被这一招的冲劲逼地倒退了好几步。

还未待喘息,这边老四已经闪着步子灵巧地拿着铁网过去准备将这猎物罩住。

空间中有一瞬的静止,只见老三已经使了“局中局”距离那玄衣男子不过一步,对着老四点了点头。

原来他二人一个以飘忽不定地行踪迷惑那男子,另一个以玄门术法率先来到男子身前,抢占先机,以动制动。

整个计划看来默契不凡,胜率极大。

“咚——”电光火石之间,那边的老三已经倒下动弹不得,而靠着灵活步伐欺身上前的老四仿佛被什么东西制住了,亦是一动不动,只有一双机敏地双眼不停地斜向老大那边,似是在让他赶快逃跑。

秒擒!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待老三老四反应过来,他二人已经被藤绳缚住了,而且这藤绳似是被下了诀,任他二人如何施展本领,终是一无所用。

老三看着面前这个嘴角噙着玩味笑容地玄衣男子,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行为有多么幼稚。

老三心下正在暗自考量,忽地感觉一旁的小弟全身一颤,本能地,他抬起头看过去,只见他们面前的贵家公子笑意盈盈,不过,他在这个笑容里看不出一丝善意来。一种不详的感觉萦绕心间,不觉头皮一阵发麻。

当凰琊看着这边的二人已经被可以说是折磨地吊在树上时,心下也不免有所波动。

虽说这男子太过阴险,可是这本就是毫无悬念的一战,其实并非这四个小子幼稚。纵使他们的术法还没有达到运用自如的地


状态提示: 归家者遭遇波三折 静观客生计做好人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